援交,台北援交,台南援交

叫茶,台北外约,援交

找小姐,外约,援交

援交 台北援交區 台中援交區 台南援交區 東部援交區

援交-難忘的小姐

       今年某天,我又陪生意上的朋友出去玩,當時我們到了壹個三星級的賓館。外約我們像往常樣走到小姐房的玻璃墻前左看看右看看(是那種我們看得到她們,她們看不到我們的玻璃墻),我和朋友各點了個看得上眼的小姐,當時我還沒太註意她的身材,只是看她的樣貌還漂亮,臉型是瓜子臉,但臉上肉還要稍微多點,眼很大,壹頭很順的披肩發,有點嫵媚少婦的味道,是我喜歡的那種女人。
  等她從小姐房裏出來我才發現她的身材和我太太壹樣好,壹米六多的身高,穿著壹條齊膝的吊帶裙,不胖但很豐滿,皮膚很白,我們壹到包間裏她就軟軟的貼著我。後來我知道她是重慶人,23歲,來這有壹個星期了。
  她唱歌唱的很好,讓我對她很有好感,慢慢的我也就把她抱在懷裏,她很溫柔的挨著我。兩只手不規矩的在我腿上慢慢的滑動,讓我有點沖動的感覺。援交但由於以前對這些女人的感覺,就沒想太多……後來她要我跳舞。我們到包間裏的壹個小套間裏,她全身都貼著我的身體,隨著音樂慢慢的搖晃著……我開始有點想做愛的感覺了。她對我說:“我們去開個房,壹起高興壹下。”
  我說:“怎麽高興法?”
  她微微的笑了下,“妳想怎麽高興就怎高興……”我聽後壹下就沖動了援交,我說那好吧,只要妳讓我高興,小費我會多給妳的。
  我和她就要了間房間,她把衣服慢慢的給我脫掉,然後壹起洗澡,她用沐浴露慢慢的給我抹在身上,在洗我下面時她特別輕,很溫柔的握在手裏,我的雞雞壹下就硬起來了,她輕輕的笑了壹下,“它很調皮哦。”
  她慢慢的用手套弄著我的雞雞,讓我很舒服,我也用手摸著她的下身,她下身的毛很多,也很密,壹看就知道是個騷女人,她的陰部有點肥,兩瓣陰唇也很大,摸著很舒服。她邊摸著我的雞雞邊用舌頭舔我的乳頭,摸了幾分鐘讓我很是受不了,我不讓她再摸了,她就給我沖洗幹凈,然後自己也沖洗幹凈,壹起躺在床上……我和那小姐壹起躺在床上,我說我要先檢查她有沒的病,她笑了壹下說:“妳真壞,想弄人家還那麽多花樣。隨妳便吧,只要妳外被外約高興,但妳也要把我弄舒服哦。”我心裏想這女人真會說話。
  我把她兩腿分開,她身上的皮膚很白,下面的毛又多又黑,相互襯托著讓人想不要都不行,陰部肥肥的,兩瓣陰唇有點飽滿,粉紅粉紅的,陰部周圍和陰唇都沒得什麽斑點和紅腫的,壹看就知道是個懂得保養陰部和愛衛生的女人,我心裏暗喜,壹定要好好搞搞,這麽好的女人不能發泄了事,要好好的讓自己也讓她享受壹下。
  但我還是為了保險起見,用手指輕輕的扳開兩瓣陰唇,再用另壹只手的手指伸進去。陰道口緊緊的,再伸進去就松點了,台北外約好像裏面別有洞天似的。我用手指摸摸裏面就退出來,放在鼻子前聞了聞,沒有異味,真是個好女人哦(這是我的經驗,大家以後可以借鑒,我家就是搞醫的,但最好不要讓女人看見妳聞手指,不雅觀哈)。
  我心裏更是高興,我對她說:“我不想戴套。”
  她聽後撒著嬌說:“不嘛,我們都要戴的,不戴就不行。”
  我說:“妳放心,我很少出來耍,妳可以檢查,我在家都沒有戴,所以不習慣,不然我就不耍了,如妳願意不戴,我會多給妳小費。”
  她聽了後想了壹下嬌媚的說:“怎麽遇到妳這個壞蛋,就依妳壹次。”說完她就全身都貼在我的身上,兩個雪白的乳房也貼著我的胸口,手在我的身上輕輕的滑動著,癢癢的。
  不知道為啥子,我的心跳好像跳得有點快,咚咚的,她都感覺到了,她說:“妳怎麽心跳的這麽快。”
  我說:“可能是很久沒和別的女人做愛了,有點緊張。”(我這人就是有個怪現像,和陌生的女人做愛,外約剛開始我會很緊張,如對方騷或很會調情我就會慢慢的放松和興奮,不知道妳們有沒有這種感覺?懂心理學的朋友請告訴我這是怎麽壹回事,我不喜歡這種感覺。)她笑著說:“那妳趴著睡嘛,我給妳按摩壹會兒,讓妳放松下。”
  我就趴在床上,她慢慢的給我按摩著,過了會兒她把雙腿分開,坐在我的屁股上,手在我背上和肩上揉捏著,她那飽滿的陰部緊緊的壓在我的屁股上,軟軟的,熱呼呼的,很舒服,她的屁股還壹搖壹搖的。讓我感到她的陰唇在我的屁股上磨擦的越來越熱,而且越來越潤,哦……這女人的技術真的不錯。

援交|援交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