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交,台北援交,台南援交

叫茶,台北外约,援交

找小姐,外约,援交

援交 台北援交區 台中援交區 台南援交區 東部援交區

援交-初夜回憶

壹個處女的初夜回憶如今男女濫交的情況雖然非常嚴重,但我仍然堅守處子之身,待洞房花燭夜才交給夫婿享用。我自小已經認識夫婿,由小學至中學都是同班同學,大學時他主修醫科,我則主修文學。由中學開始,我們幾乎每天都接吻和愛撫,可是我卻堅拒褪下我的胸圍和內褲,他只有隔衣愛撫我的身體各處,但卻未曾真固銷魂。我曾笑說他幾乎每天診病時都接觸和觀看女性的身體,我的身體也不外如是吧了,不看也罷!他堅稱我是他心愛的人,與別不同的,令我非常欣慰。 上星期我們結婚了。結婚前,女友們訴說洞房花燭夜的奇異,令我又驚又憂。喜的是可將守了二十六載的處子之身交給夫婿,真正地靈肉交融;憂的是不知他會否憐香惜玉,洞房夜會將我撕碎。當晚筵席後便返回家裏,我落妝和洗澡後,便臥在床上,等待他沐浴更衣後,才共赴巫山。洗澡時,我特別將下身徹底地清潔,我相信他會細看我的身體各處,我不能有壹點兒異味,令他失望的。 這晚我特別容易興奮,當和他輕輕地擁吻時,我的下身已滲出了液汁。他慢慢地卸下我的睡袍,露出了飽滿的乳房外約,他的掌心輕輕地按摩乳頭,又吻我的耳珠,使我欲念高漲,口中發出哼哼唧唧之聲。他說我從未如此興奮,要令我還是處子時,享受壹次高潮。他坐起來,用手從背後環保著我的腰部,使我坐在他兩腿之間,又將我的內褲褪下來,將我雙腿屈起分開擱在他兩腿之上,我的陰戶因而打開了,既濕潤又涼快。我羞澀地擡頭望著他,面額飛紅,等待他的撫慰。他從頸後俯首從吻著我,手掌則放在陰阜上輕輕地揉弄著恥毛,他手掌的活動帶動了小陰唇,陣陣磨擦陰戶的快感傳來,令我嬌喘不停。稍後,他將左手放在我左乳下,將我左乳房捧起來。乳頭因興奮而變得堅硬,呈鮮紅色。他右手則輕撫著左乳,仿佛是在欣賞壹件珍寶似的,癢癢的感覺令我十分舒暢,與以前隔衣愛撫的感覺截然不同。其後他用左手手掌輕輕地按在左乳上,揉弄著乳葷和乳頭,使我興奮莫名,右手則下移到我的陰戶,將我的陰唇揭開,又以手指放在小陰唇上方輕撫,我全身好像癱瘓了壹般靠在他的胸膛,陣陣快感如泉湧,從左乳和下身漫延至全身,外約雙腿用力想夾住他的手,但卻擱在他兩腿之上未能合上,惟有以手按著他的手,我的小腹和陰戶猛烈地抽搐著,口中發出了全無意義呵呵的叫喊,腦中壹片空白,只有陣陣快感的沖擊。我慢慢地回復過來,心中歡欣地想,這便是女性渴望的高潮了,當我還是處子時在他的懷抱中爆發的,肉體的舒暢和心靈援交的滿足,這便是靈欲合壹了。我倆不停擁吻,回味那美妙的壹刻。 他掏出陽具,安慰我不要害怕。那家夥很大很粗,足有八寸長,以前我倆擁吻時,隔了衣服只覺它是堅硬的東西,殊不知是這麼粗大的。它堅挺地勃起,我擔心容納不了它。他安慰我說:女性的陰道富有彈性,胎兒的頭也可通過,我必定容納得了它。為了令我對它稍有好感,他建議我捧起它。我戰戰兢兢地觸摸它的頭部,他說學名叫做龜頭,是男性陽具最粗大和最堅硬的前端,也是最敏感的部份。龜頭呈鮮紅色,沒有皮膚包裹,很滑溜的,前端略為細小,呈鈍頭的圓錐形,援交中間有壹小孔,他說他的億萬子孫便是由這裏射出的。龜頭後的棒狀根部有皮膚包裹,整條硬繃繃的陽具很粗大,我的手心包裹著它,相信它有兩寸粗。我輕輕地提起它,溫柔地撫摸著龜頭前端,但見他如癡如醉地呻吟。心想我的陰戶也可以令他如此歡樂,可是卻擔心細小的陰道容納不下這件龐然大物,辜負了他的期望。 稍後,他將我放下仰臥,腰下放枕頭,令我的陰戶上擡,並將我雙腿屈起分開,他則坐在我兩腿之間,低頭欣賞我的陰戶,我羞澀地看著他,任他施行。他以手將大小陰唇打開,欣賞陰戶內的風光,又以手指輕巧地把弄我的大陰唇內壁,撫摸小陰唇和陰道口,酸麻麻的很是舒服。
  他又將小陰唇頂部向上扯起,將脹大了的陰核露出來,並以手指輕輕地按摩著那極敏感的陰核,我有如觸電地戰抖起來,美妙的快感傳遍了全身,但是太敏感了,只好再次用手按著他。他說:讓我倆正式成為夫婦,給他進入,要我將他的陽具包圍起來,讓他將億萬子孫,灑在我的深處。我含羞地點頭,並求他憐香惜玉。他取出KY膏,厚厚地塗抹在我陰道口和他的家夥上,並吩咐我放松便成。 他附身向前吻我,並將那粗大堅硬的家夥交在我手上。我輕輕地將龜頭前端移到陰道口,他俯身向前抵著問:願意成為他的妻子嗎?我當然非常願意,並以行動回答他,我吻著他,下身向上挺起,令龜頭緩緩地抵著陰道口。他配合著我的上挺動作,溫柔地挺入。我覺得陰戶充滿了脹滿的感覺,陰道口和四周被堅硬的龜頭前端撐開,我緊張地抓緊他的陽具,可是它塗滿了KY膏,非常滑溜,把握不住,並正在壹分壹寸地向前闖。陰道口脹滿非常,有點兒痛的感覺。我仿佛感覺到處女膜被沖破和撕裂了,陰道口因外來的入侵而收縮,幸好我倆已塗滿了KY膏,不致便不能成事了。我強忍著要讓龜頭闖入陰道口,眉頭也不禁皺起來,他停下來問我是否很痛,可以繼續否?我放開抓緊他陽具的手,點頭讓他繼續。他不允,將那粗大的家夥抽出陰道口,但見龜頭前端沾染了少許血跡,我已片片落紅,將處子之身交給他了。他將紙巾擠壓陰道口來止血,他的溫柔體貼令我忘掉了痛楚。 我說可以繼續了。他重新將KY膏厚厚地塗抹在我陰道口和他的家夥上,他的龜頭沾滿了KY膏,好像壹枝油亮亮的肉棒。他再以手協助將龜頭前端抵著陰道口,我盡量放松,讓它挺入,陰道口和四周被堅硬的龜頭前端再次撐開,火辣辣地很不舒服,但已沒有先前的痛楚了。台北外約我深深地吸氣,盡量放松陰道口,他緩緩地推進,終於他說最粗大的龜頭已闖入了陰道口,我也覺得陰道前端非常脹滿,被它擠壓充塞著。他再俯身吻著我,緩慢地繼續壹分壹寸向前推進,陰道口脹滿的感覺已不太難受了,內陰道卻被龜頭前端緩慢地撐開,從未開發的內陰壹點壹滴緩慢地被開拓著,開拓後再被那粗大的肉棒充塞了每個空隙,我的雙腿和陰道想夾緊,抗拒被繼續開拓和闖入,但卻被他的身體壓著而動彈不得。萬馬奔騰之勢已不可擋了,他的陽具突破了我的防線後,已緩慢地長驅直進地插入陰道內,不消片刻,整枝油亮亮的肉棒已盡根地插進我的內陰,直達我的身體深處,前端仿佛直抵著我心窩,令我發出長長的嘆息,歡欣地宣告我已成為他的妻子了。內陰充滿了脹滿的感覺,也感覺到它脈搏輕微的跳動,雖然沒有高潮那般的刺激,但卻有脹滿充實的快感。他是我的丈夫了,他的寶貝在我的身體深處,期望我給他歡樂,給他撫慰。我肉體的空隙則被的寶貝脹滿充實地填滿了,壹切都是他的,我願意隨時迎接他的進入。 我緊緊地抱著他,享受他的吻,他的擁抱,他的擠壓和下身脹滿充實的快感。他笑問做愛舒服嗎?我笑道很舒服,但不明“做”的意義,因為“做”字是動詞,是以“性交”壹詞應該比較貼切,兩性相交是也。他笑著不答,陽具卻突然抽出,內陰充滿了脹滿的感覺也突然消失,我茫然若失,慌忙地夾緊陰道口,舍不得它離去,他又將陽具緩慢地插入內陰深處,那粗大的肉棒再次沖開內壁,充塞了每個空隙,我不禁發出壹聲嘆息。當他挺身插入時,他的恥骨擠壓著我的陰戶上方,微微的扯動脹大了的陰核,下身便傳來壹陣酸麻的快感。他緩慢地插入後又快速地抽出,重覆地以他堅硬的陽具在我的陰戶內來回抽插,我終於明白何謂“做愛”了。他每次抽插,不只是牽動了我的陰道和內陰深處,還沖擊著我的整個陰戶,我的身體隨著他壹下壹下的沖擊而擺動,乳頭則隨著乳房的上下擺動而磨擦著他的胸膛,令我非常舒暢,他挺身盡量插入時,仿佛直抵我的心窩。看著他如癡如醉地努力的抽插,援交他不僅遍遊我身體最隱蔽的部位,也開拓我深處快樂的泉源。我深深的感激他的努力,希望他在我的深處能得到他的快慰,我的手已不能撫摸他的龜頭,令他快樂,惟有將雙腿和陰道夾緊些,希望陰道壁可以代勞,給他的龜頭無盡的快慰。

援交|援交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