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交,台北援交,台南援交

叫茶,台北外约,援交

找小姐,外约,援交

援交 台北援交區 台中援交區 台南援交區 東部援交區

援交-邂逅纹身女孩

這三月的雨多過了我平生對雨的向往,壹直下個不停。從東莞回來快兩個星期了,家裏的朋友都在外工作,沒有人跟我玩,更別說約會什麽的。
  天快黑了,斜陽半壁滑下了山坡。今天雖沒有下雨,卻壹直陰著天,有些悶熱,心裏躁動不安。我翻了翻手機電話簿沒有合適的玩伴。便決定壹個人出去逛逛。
  騎車到廣場上坐在旁邊的石椅上,有好多的情侶在擁吻,或許是夜色給他們打了掩護,我看見壹個男子把手伸進了他馬子的褲襠裏。我扭過頭,深吸了壹口氣。任別人逍遙自在,我只有寂寞難耐。
  我四處打量,突然發現對面有壹個穿白色T恤,黑色布裙的女孩也在四處打量。我盯著她看,最吸引我的就是她的胸部,高高的凸起,少女的堅挺。臉瘦瘦的,燙卷的頭發,應該沒有化妝。腳上穿著白色的板鞋,大腿很細。整個人看起來十分的純凈整潔。我忍不住盯著她看,就在這時候她發現了我,四目相對。她不好意思的將頭扭到壹邊,我因為剛才看見她的眼睛,發現她長的很漂亮,很清秀,便還是盯著她看,移不開眼睛。
  她又看了我壹眼,我對著她笑了笑,表明我沒有惡意。她站起來扯了壹下衣服,向我走過來。我吃了壹驚,他不會是要打我吧。 她走到我面前,開口說,帥哥認識我麽?我又笑了笑。回答說,我也想這麽問妳,我們好像似曾相識。她咬了咬嘴唇說,妳剛對我笑,我還以為妳認識我,我出去好些年了,家裏變得好陌生,朋友都模糊了。我說,我也是剛回來,不過還好我還認識這裏,這裏是家鄉嘛。她問我從哪裏回來,我說東莞。她笑出來說,這麽巧我也是從東莞回來。妳在東莞哪兒?我問她。南城,她有些調皮的回答我。我作驚訝狀說,我也在南城。太巧了,坐下聊會兒唄,反正無聊。她坐在我旁邊。我問著她身上有談談的香氣,傾入心脾。
  我們聊了很多,很是愉快。了解到她在東莞壹家酒店上班,做前臺。後來夜色漸濃,廣場上有些大嬸開始跳舞,喇叭開著好吵。我們都快要聽不見彼此說話。我試探了對她說,找個安靜的地方休息會兒,這裏太吵了,晚上外面人多。她說好啊,妳帶我去,我這裏不熟。 我便牽起她的手,她並沒有拒絕。走了壹會我又說,我們去賓館休息會兒吧,今天白天打球了好累。她臉上怪笑了下,想了想說,也好啊。
  我們就在最近的賓館開好了房間。進去之後,我說我要洗澡,問她洗不洗,她說我先。我腦袋壹轉說,要不壹起,我幫妳搓背。她又壞笑了下說,妳好壞哦,帶我到這來,還要跟我壹起洗澡。我傻傻的摸摸腦袋說,還不是妳長的怪好看的。說完將她橫腰抱起,往浴室走。
  她慢慢的脫下衣服,粉色的文胸,黑色內內。身材十分的完美,讓人熱脈膨脹。我早已脫得壹絲不掛。走上前壹把抱住她,手在她的身上撫摸起來,嘴巴堵上她的嘴,舌頭敲開她的牙齒,伸到她的小嘴裏,允吸她香甜的口水。手滑到她的背上,解開文胸,胸脯完全展現在我的面前,堅挺的小山丘,應該有34c。用左手抓住她左邊的乳房揉捏起來,嘴巴移到右邊,舔吸她的乳頭。她拍了下我的頭說,還沒洗了,我笑笑沒管她,繼續吃她的奶。她呻吟了幾下,我又將手伸進內內裏面,只是稍微有點濕潤。我慢慢的將壹根手指插入她的小穴中,她身體顫抖了壹下,像是鼓勵我繼續深入。我並攏兩根手指,再壹次探如小穴的密徑。我退下她的內內,發現肚皮上有個w符號的紋身,看來她也沒看起來那麽簡單。想到這裏我更加來勁,加大了力度。用手指在她的小穴裏抽插起來,她隨著我抽插的的動作呻吟。淫水開始慢慢的溢出來,隨著我的手臂壹直往下流。我用力的吸她的奶,乳頭開始充血腫脹。摸摸她的陰蒂,也挺立著,我用拇指按摩這她的陰蒂,她開始扭動這身軀,我的手被扭出來。我緊緊的抱著她吻她的嘴,她伸出舌頭,我們的口水交融在壹起。順手打開蓮蓬頭,壹邊撫摸她的身體壹邊幫他清洗。我吐出她的舌頭說,也幫我洗洗,親愛的。她稍微的有點不好意思,說,明天妳要帶我玩,請我吃飯,還要給我買禮物。我壹口答應。我的雞巴直挺挺的杵在她的肚皮上,被水流沖的癢癢的。洗洗我的下面,我輕輕的說。她取下蓮蓬頭,沖洗這我的大肉棒,翻開包皮,用水流沖著我的龜頭,壹股觸電的感覺流過全身。
  幫我口交吧,寶貝,我忍不住的說。她拍了我壹巴掌,但還是地下身來,俯身在我的大肉棒前。她舔了舔嘴唇,張開嘴,慢慢的吞下我的肉棒,舌頭在我的的肉棒上打圈圈,我忍不住,啊的叫出來說,寶貝,妳好厲害,我愛死妳了。她笑了笑,繼續吃我的肉棒,慢慢的加快的動作,發出撲赤撲赤的聲響,啊,啊,啊,太舒服了,我愛妳大寶貝,我情不自禁的說。口水順著她的嘴唇滴到地上,嘴巴像壹個肉洞,前後套弄這我的肉棒。感覺有點好癢,有要射的感覺我將她扶起來,繼續吻她的嘴。拿毛巾擦幹身上的水漬。將她報道床上。我撲在她的身上,從上到下,吻遍她的每壹寸肌膚。她扭動著身體,雙腿夾著我的腰。我手壹摸她下面,哇啊,濕了好多,手上全是愛液,我吧愛液全摸在我的肉棒上。將嘴巴湊到她的耳朵邊,舔了舔說,要不要進去寶貝。她用力的抱緊我,點了點頭。我直起來,分開了她的腿,黑色範兒毛毛下面,粉嫩的肉穴,展現在我的眼前,上面沾染這晶瑩的愛液。我伸手抹了壹把淫水,塗到的肉棒上,在小穴門口,蹭了蹭,對準花心,壹挺腰,整根的沒入她的蜜穴中。她啊的叫了壹下,雙手摸著我的胸口。我先緩緩的拔出肉棒,又快速的插入,她又是啊的浪叫。她開始淩亂起來說,快插我,老公,我要妳,插死我算了。我抱起她的屁股,猛烈的抽插起來,她在我的耳朵邊揣著氣,啊啊啊啊啊的叫著,我腰壹挺,直接插到她的子宮裏面,她像是要哭了,直叫著啊 啊啊。蜜穴裏流出打量的淫水,包裹著我的肉棒,溫熱的舒適感觸動全身。陰道內壁的肉肉柔柔的摩擦著我的陰莖,撲赤撲赤的我猛烈的抽插著。射她臉上泛出紅暈,身體向上拱起,迎合我的肉棒抽插。啊 啊 啊 啊 啊啊 啊 ,我們完全的融合在壹起,每壹次都插到蜜穴深處。啊 啊啊 啊啊 啊 ,我要射了,寶貝,我呻吟這說。在裏面吧。插死我吧,她浪叫著說。我更加快速的抽插起來,啊 啊啊啊 啊 ,肉棒壹陣腫脹,壹股有壹股的精液終於射進了蜜穴裏。我又抽插了幾下,彼此交融的淫水沿著大腿根流下來,把床單打濕了壹片。我笑了笑,她笑笑的緊緊的擁抱我。我吻吻她的嘴,相擁著睡去 。

援交|援交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