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交,台北援交,台南援交

叫茶,台北外约,援交

找小姐,外约,援交

援交 台北援交區 台中援交區 台南援交區 東部援交區

援交-滿足不了的少婦

  回憶,我年青時不能說是壹個好青年,最底也是個調皮倒蛋的!在我,十七,八歲那年,經常和壹幫談得來的狐朋狗友結夥去外村偷人家的雞鵝。回到那村裏,找個方便的朋友家做熟了,就酒吃了……還有黑更半夜拔外村地裏沒長成的算苗。偷摘人家的梨,葡萄,趴人家的窗戶,看眼戲……總之壞事沒少做!那時,我們家住在偏僻的農村裏。這種事,沒人管!
  清楚記得,在過春節的頭十幾天,母親給我二百元錢,叫我有時間進城裏買點年貨,我答應了!可扁那幾天我沒空,朋友家不是哥結婚就是姐出嫁的,老讓我去幫忙,把我進城的事就誤了幾天。有天沒事了,我正在家中的炕上休息,望著眼前的窗戶玻璃摖得透明徹亮,我的心情充滿了快樂!外面的援交陽光也是十分的溫暖!我正在炕上舒服的享受著……突聽門前有說話聲,就聽鄰那院的媳婦說,大妹子,收拾的這麽幹凈要上那兒去啊?我豎起耳朵聽;嗷,是姐啊!我進城去,辦點年貨,順便到我姑家看看!……我壹聽這不是,後街那誰的媳婦嗎!我知道,她才結婚三,四年吧!不知怎地還沒有孩子!她老公幾月前聽人說,出門了,誰也不知道去那了!這女人,長德很秀迷!中等個,身材豐滿,有點偏胖!圓圓的臉上,細黑的眉毛下,有著壹對狐眼!見著熟人臉上總掛著諂笑!
  我聽她說,進城。忙從炕上蹦下地,穿好鞋,簡單地收拾下,就出去鎖好門,把鑰匙藏在了家人常放的門框上面,出了院,在關好大門,眼就往進城的路望。見她正在前面不遠處走著。身上穿著深紅色的羊毛衫,身下穿著件藍色的裙子,腿上穿著雙平底的布鞋。肩上斜挎個小黑皮包!我想天也見涼了,她裙子裏面壹定還穿著絨褲。因我,早先進城裏看見下雪天還有穿裙子的!當時,我很納悶,覺得大冬天穿裙子,不可理解!等回來和朋友說,他們都笑了,說,我太土了!並告訴我說,人家外面穿的是裙子,裏面可是穿著暖和的絨毛褲,圖的是美麗時髦!……我和她保持壹段距離,遠遠地跟著她……等她走出村子很遠了,到了人員稀少的路上,估計也不會碰見熟人了,我緊跑幾步在後面喊她,大姐,等等我!她站住了,轉過身來怔怔地望著我。我到了她面前,她也認出了我,就問,有事嗎?我搖搖頭。氣端著問她,大姐,妳這是……去那兒啊?她說,我去城裏買點年貨,在到我姑家看看!我假裝驚喜的說,大姐進城啊!正好,我也去,我們還是個伴!她笑著說,正好,我們搭個伴走,省得壹個人寂默!……
  我們壹起說著笑著上路了!路上,我對她說,姐,我給妳講個笑話吧!看妳能樂嗎?她說,好啊!妳講吧!把我逗樂了,算妳本事大!我就開講了,說,從前有個說話正常,腿走路瘸的人和壹個說話結巴的人,隊長照顧他們,分配他們倆壹起給大隊的隊部夾道圍院用的玉米桿障子。倆人壹個在障裏,壹個在障外,合夥往前夾。開始二人配合的挺好,夾得很順利!……夾著夾著,突聽外面的結巴說,勒……勒……裏面這人又盡力把捆仗子麻繩,勒緊點……又聽外面的結巴還在說,勒……勒……他想怎麽還沒捆緊啊!……就又很勁地勒……這時他聽見外面的結巴忙著喊,外約勒…勒……勒……手……了……他忙把仗子扒開壹個豁口,望外壹看,結巴的手指正捆在障子裏滴血……我帶有表情地妝扮著,結巴……口吃地講到這,看到她笑得前仰後合,笑得氣都喘不過來氣了……她壹手張開遮在嘴前說,哎呀……笑死我了……妳學結巴太像了……妳講的真好!……這壹下就徹底的打破了我們之間的尷尬!……接著她笑喜喜的問我,還有什麽好笑話,講講!我說,在有就是葷的了,妳聽嗎?她停頓了下說,不太葷的講講吧!我又講了,說,以前有個人對壹個穿著時髦的女人說,別在摸了,妳看妳摸得都掉皮了,都讓妳摸得出水了,……摸得讓人心裏難受,……講到這,我偷眼看她,見她臉帶紅暈……我又接著講了,妳把桃摸成這樣,讓我還怎麽賣!……她紅著臉笑了!我歪底著頭,臉幾乎碰到了她的臉,問她,姐,我講的好嗎!她羞愧的說聲,去…我見她的臉更紅了!……我又問她,姐,妳還想聽嗎?她說,妳講,我就聽!我又講了,說有壹個男的對壹個性感的少婦說,別在挑了,妳挑的夠大了,也夠粗的了,妳把皮都翻開看了,還想找更大的嗎?!妳在這樣亂翻……我這包米沒法賣了……我邊講著,邊偷眼看她,只見她那雙狐眼裏透著渴望。眸中散著黯淡光!台北外約

援交|援交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