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交,台北援交,台南援交

叫茶,台北外约,援交

找小姐,外约,援交

援交 台北援交區 台中援交區 台南援交區 東部援交區

援交-男友破了我的處

和現在的男友相識是通過其它朋友,基本上我是個不喜歡到處閑逛的人,所以結識新朋友的機會是少之又少,和他的認識也算機緣巧合吧,在那之前我也有過幾個男朋友,不過都是“泛泛之交”,大概是年紀小,也可能是沒那麽喜歡,所以,直到遇到現在的男友……
  大概是在認識半年之後,第壹次到他家裏去過夜,他是個很直接的人,脾氣也很硬,事後我問他,如果我壹開始拒絕怎麽辦?他說那他就搬了被子去客廳睡了,然後再也不碰我。
  那天誰也沒說什麽,我先鉆進被子看電視,因為是夏天又剛剛洗完澡,只穿了件吊帶背心和內褲,雖然天氣很熱,可心裏難免有些緊張,所以還是拿了條薄毯披在身上。他洗完澡走進來,也只穿了條內褲,我不知道眼睛往哪裏看,死盯住電視機,我想我大概臉紅了,他坐在床邊,捏了捏我的鼻子,笑道:“有什麽不好意思的。”說著他轉過身去在抽屜裏找著什麽,大概是避孕套吧,我想。
  離開他的視線,我才敢偷偷的看他,他身材真的不錯,以前練過健美,肌肉線條分明,背部寬寬大大的,外約看起來很有安全感,每次被他抱著,都有壹種不想離開的依戀感。
  他果然是在找避孕套,扔在床頭櫃上,便躺在了我身邊,我還傻傻的看著電視,裝著什麽都不知道。壹開始我們閑聊了幾句,不到壹會,他就不安分的湊了過來,支撐著上半身趴在我身上,接吻,我心裏撲通亂跳著,雖然有心理準備,可真的開始了,卻不知所措了。
  他撂起我的背心,整個乳房裸露在了他的面前,我閉著眼睛不敢看他,援交也不想讓他看到我的表情,用手捂住臉把頭側到壹邊,心裏小鹿亂撞,已經完全不知道如何是好了。他壹開始輕輕的揉著我的乳房,忽然,我覺得乳頭濕熱濕熱的,慌亂中看了壹眼,發現他正用舌頭在上面打著卷兒,吮吸著,壹種從來沒有過的感覺蔓延起來,我聽到輕輕的呻吟聲,竟是從我自己的喉嚨裏發出來的。
  他的手,從臉頰到脖子,從乳房到下腹,在我身上到處遊走著,我壹動也不敢動,不知道他下壹步會做什麽,在他的撫摸下只覺得身體越來越熱,整個人飄飄然的。他趴在我身上,在我耳邊喘息著,說了聲:“老婆,妳好軟。”便緊緊的抱住我,幾乎讓我透不過氣來,這才覺得有壹樣硬邦邦的東西頂著我的肚子,不竟臉紅耳熱,越發難堪了。
  他脫下自己的內褲,也除下我的,然後重新壓在我身上,抓著我的乳房,逐漸加大了力度,揉搓著,用嘴封住我的唇,舌頭糾纏著。我們緊緊依偎著對方,恨不得合二為壹。我喉嚨裏的呻吟聲越來越大,但拼命忍著不想讓自己叫出來,他似乎感覺到了,說道:“想叫就叫出來,沒事。”說著,另壹只手伸到我的兩腿之間……
  他的手指先是在門口動作著,撥弄著小陰蒂,壹會兒便試探著往裏送著,我渾身都僵硬起來,剛開始的時候就像沙子進了眼睛,壹個勁想逃,可是他的力氣好大,我只好忍受著。他的動作很輕很慢,手指在陰道口進進出出,並沒有很進去,逐漸的,不適的感覺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壹種令人顫栗的快感,甚至可以感覺到有壹股熱力從私處向外發散著,我終於忍受不住,大聲的呻吟起來。
  壹會兒他艱難的從我身上離開,我不知所措的望著他,他往我下面摸了摸,外約我渾身壹顫,連聲叫道:“不要看我,好難看。”
  他笑道:“老婆,妳的樣子很好看。”說著,伸手準備分開我的雙腿,不知道是出於第壹次的恐懼還是害羞,我有些抗拒,他湊過來,在我耳邊輕聲說道:“別害怕,放松,妳看,已經全都濕了哦。”說著,他把手指放到我的面前,果然都是淫水,我臉紅的恨不得找個地方鉆進去。
  他停下來,往床頭的地方看了壹眼,問道:“老婆,我們不用套好不好?”我詫異的望著他,猶豫著,“可是……”
  他接著說:“因為是妳的第壹次,不要用那些東西比較好,不然妳怎麽感覺得到老公呢?”我想了想,沒有作聲,算是默認了。
  我平躺在床上,叉開雙腿,心跳的更加厲害。他用他的胸膛貼著我的乳房,我聽到他急促的呼吸聲,在我耳邊喘著熱氣,硬硬的雞巴頂住我的私處,上下挪動著。
  我閉著眼睛,死命的抓住他的肩膀,大概是第壹次所以找不對地方,蹭了半天也進不去,老公只好用手輕輕的夾住自己的龜頭,送到我的陰道口,用手指扳開兩片小陰唇,慢慢的把陰莖往小穴裏塞,我只覺得壹個熱熱的東西開始刺進我的身體,他放慢了動作,問道:“痛嗎?”我講不出話,咬緊嘴唇不讓自己叫出來,只是搖了搖頭。

援交|援交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