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交,台北援交,台南援交

叫茶,台北外约,援交

找小姐,外约,援交

援交 台北援交區 台中援交區 台南援交區 東部援交區

援交-豐滿少婦

這個豐滿少婦是我上星期三在QQ上無意中找到並加的,壹番寒讒後,我了解到少婦家住新塘,公務員,34歲,老公做生意,生有壹女,言談間對自己家庭不無熱愛之意。諸位不少想必認為她無縫可鉆,也許就放棄了。但我就是個比較喜歡挑戰不可能的人,第壹次先不動聲色,和她談下人生理想,家庭瑣事,其間夾以幽默語言,逗得她不時發個哈哈大笑的面容過來,留下較好印象。
  當晚,LP去了她媽家,小弟先做出依依不舍之樣疼別愛妻,然後關好防盜門(主要防LP突然回來,哈哈),上網打魚,沒想到竟然遇到這少婦在QQ上,我心想,這樣都讓我遇到,妳真是逃不出我的胯下了。(其實各位大大是否註意,真正的已婚上班良家晚上是很少上網的,家裏有老有小,還有電視和家務活,哪裏有時間上網呀。)立刻打招呼去上她,得知她老公最近比較喜歡打牌,每天就算沒事都回得很晚,哈哈,妳想賭場得意,那就不可避免的要情場失意了。我過了壹陣就把話題扯到了感情方面,女人都是感情動物了,小弟傾聽和勾引的技術又的確還算精湛,再加上少婦壹人在家也感覺空虛(小孩子已經睡了),援交她向我說了很多誰都沒有說過的事情(少婦原話),其中說到她前年手機聊天,和壹個南京的大大愛恨纏綿幾個月,最後那段感情無疾而終,只是為中國移動做了無數貢獻,而且兩人始終沒有見過面。
  我想,這蛋的縫是越來越大了,這樣的女人還搞不定,我也別出來獻醜了,而且那南京的大大也真搞笑,女人相信柏拉圖式的愛情就算了,妳還跟著瞎起哄,現在前人栽樹,後人乘涼,我先謝謝妳了。我壹邊傾聽,壹邊繼續將這蛋的縫擴大,最後到我倆鳴金收兵時,她已經羞答答的接受我對她的感情和允許我對她的追求,哈哈。
  接下來兩晚,外約我都在和她增進感情,等待有利時候最後壹擊。星期五晚上,援交我說想周末去新塘看她,她說不好,而且她沒時間,要來華工上課。哈哈,這真是天意呀,我忍住心中狂喜,溫柔的說想請她吃飯,想和她壹起在華工的湖邊漫步,少婦先拒絕然後半推半就。
  9月4日星期六下午,去到她學習的地方等她下課,我見壹個個女人從教室魚貫而出,見到漂亮的就喜,想不會是她吧;見到醜的就悲,也想不會是她吧,真是被玩弄人性呀。總算她接了電話,說她穿碎花裙,上身黑緊身T恤,然後就見到了她,163,皮膚白凈,面容秀麗,特別是胸前波濤洶湧,而且可能因為家境較富,感覺保養得不錯,總體80分。看著她有點緊張和不好意思的臉,我想,不出什麽意外的話,壹個鐘頭後她就要在我胯下呻吟,想著都爽呀。
  壹邊在華工散步,我壹邊用話題和幽默消除她的緊張和轉移她的註意力,快到校門時,我用了壹個妙計(哈哈,恕不相告,靠這吃飯的),說得她同意去我家坐坐,聽見她給老公打電話說同學聚餐,不回來吃晚飯了,我有種和她是同案犯的感覺,哈哈。
  坐在飛馳的的士上,我有點忍不住了,伸手在她大腿上抓住了她的手,然後用手指慢慢的掀開她的裙邊,在她冰涼的大腿上磨梭,我撫摸她白嫩的大腿時,感覺她的身體在發抖,哈,真的是個不出來玩的良家呀,這樣摸都這麽緊張和激動,等會那麽刺激妳怎麽辦,我故意問她,是不是空調開大了,冷得發抖。她不敢看著我,說不是,是今天有點不舒服。哈哈,我說那就更要在我家好好休息壹下了。
  到了我的炮房,在樓下出了壹點狀況,不知道是因為我剛才在車上太急色了,還是因為她那壹陣子突然理智戰勝了情感,她死活不肯跟我上樓,只說要走,這時候就是考驗壹個嘻友心理素質和突發事件應變能力了,我面帶微笑,眼含柔情,態度堅定的連續用了幾個辦法和手段,到我自己都覺得今天可能沒有戲的時候,她突然問我,妳家住幾樓呀。外約哈哈,大功告成了。
  進到門,我趕緊關門開空調,營造做愛環境。她坐在沙發上,問我有水喝沒有,我說有,然後坐在她身邊,抱住她親了起來,外約她開始緊咬牙關,不讓我的舌頭進去,我立刻放棄她的嘴巴,用舌頭舔她的耳朵和耳垂,她忍了壹下,終於張開嘴喘氣和輕聲的呼喊,我立刻將舌頭伸進去,和她的小舌接觸了壹陣後,她的嘴巴宣告失守。
  頭部運動的同時,我的大手掀起了她的黑色緊身T恤,掀開了她紫色的乳罩,兩只白嫩而無助的碩大乳房現在眼前,我壹手摟住她不讓她掙紮,壹手時而揉右邊,時而揉左邊,少婦被我堵住的小嘴嗚嗚有聲,好象在說不要不要。(女人說不要,那還不是半推半就,馬天尼的廣告都這麽說,哈哈)我放過了她的嘴巴,低頭壹口含住她的壹個乳房,用舌頭或輕或重的舔揉她的乳頭,這時她已經失去大部分的抵抗,嘴巴壹邊喘著粗氣壹邊說我們這樣不好,兩只手也由推打我而改為壹只手摟住我的肩,壹只手插在我的頭發裏,緊緊抓住我的頭發。
我開始從她的胸部往下親吻,其實女人膚白的話,內衣穿紅黑紫,更顯性感和激發男人的獸性,我用牙齒除去了她的紫色內褲,往下脫的時候,她的大白屁股有意無意的往上擡了少許,配合我脫她的內褲,哈哈,還說不想嗎?
  我用舌頭時輕時重的幫她BJ,少婦已經興奮得不能自己,感覺她最舒服的時候,我停了下來,要她叫我親親老公,不然就不舔了。她內心交戰了幾秒,終於抵擋不了情欲的誘惑,嬌聲叫了聲:" 親親小老公".
  哈哈,還分大小呀。再舔了幾分鐘後就挺槍上馬了,其間抽插我就不多寫了,不少大大已經寫得夠詳細了,應該還算插得她很爽,中間時候我拔出來水淋淋的叫她含住,她也毫不遲疑的含著。最後在她的浪叫聲中,我抵到最深,將精液射在了她的身體裏。
  雲收雨散後我和她纏綿了壹下,趕緊穿衣送客,送她去坐快巴,回家的路上我發了個短訊給她,問她車開了沒?心裏在想什麽。台北外約她回我短訊說現在心裏很亂,頭很昏,覺得很有罪惡感,但是又覺得很刺激。我故意問她,那妳以後就不再見我了?她說不知道。哈哈,那還不是想和我繼續了。新便當壹個正式簽收。

援交|援交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