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交,台北援交,台南援交

叫茶,台北外约,援交

找小姐,外约,援交

援交 台北援交區 台中援交區 台南援交區 東部援交區

援交-狂干援交女同学

--

  每当我看到她的相片,我就禁不住想到了她曼妙的身体,下体就会涌起无限的冲动。她叫惠,是我的初中同学。当时我们的关系很好,很是玩的来,我也知道她喜欢我,但因为我有女朋友,所以她就认我做了干哥哥。初中毕业后我就很少见面,只是通过电话联系.
  那是我上大一的时候,再过两天就是我的生日了。下午上课时,手机上显示了一条陌生号码给我发来的短信,祝我生日快乐,并让我到校门口去取朋友给我捎来的生日礼物。虽然很纳闷,但我还是溜出了课堂,来到了校门口。一个穿戴时髦的女性看我走来,她也冲我走过来。
  “该不会是她吧?要是她那就好了。”我这样想着走了过去。终于我看清了,是惠。几年没见她完全变样了:她虽然穿着厚厚的羽绒服,但是我还是可以感觉得到她应大则大,应小则小,峰峦起伏的身体,太美丽了,看的我愣住了。“哥,怎么了?”一声天籁之音传进了我的耳朵。“没事,没事。”我赶紧掩饰我的尴尬。她好像知道了什么,脸蛋红红的,更加漂亮了。她说还没有吃饭呢,我就带着她到我们的食堂。在去食堂的路上,她像恋人一样挽着我的手。吃饭时,我目不转睛的看着她,而她也顽皮的跟我开玩笑说:“是不是很美丽啊?是不是当时后悔了?”说的我的脸一热一热的。
  ...
  吃完饭我带着她参观了我们的校园,她仍然是紧紧的拉着我的手,好像怕我跑了似的。晚上我给她安排了我们学校的招待所住下,我们聊了很多,聊了我们这几年的生活,至于说得什么我已经想不起来了,只知道时间过得很快,我说我要走了,她起身来送我,当我拉开门时,她却从后面紧紧的抱住了我,我感觉到她那两只大大的奶子紧紧的压在我的背上,而她的喘息已经很急促了,“不要走,好吗?”她轻轻的说。我知道我走不了了,我不是柳下惠,这样的女人给你投怀送抱,我已经受不了了,下体已经有了明显的反映。我转过身来,紧紧的抱住了她,我揉捏着她那丰腴的脊背,当然不会放过她那翘起的圆臀。我以最快的速度脱掉了身上的衣服,虽然很冷,但是我还是觉得头上大汗淋淋。
  她慢慢的脱掉自己的衣服,一边脱还一边笑我猴急。等我脱完衣服,她那丰满的身段,百余般无可挑剔的身体已经呈现在我面前了:高耸的奶子戴着粉红色的胸罩更显得娇艳坚挺。她轻轻的解开了胸罩,摸摸了奶头,让束缚良久的柔软雪峰轻松一下,在皓白入学的肌肤衬托之下双峰显得艳丽无比,上面放着两粒粉红色的乳头,我禁不住亲了一下,发现它好像似有生命的颤动着。没有了奶罩的乳罩束缚的奶子随着身子的转动而跳动着,两粒坚挺诱人的粉红乳头一抖一颤的弹动着,鲜活夺目极了。
  .....
  白色的小内裤呗饱满的蜜穴撑起来,像是罩上了一层粉纱幔帐,那种半隐半现的景象更显得神秘而诱人,臀间的曲线丰满圆润,有阵阵香气从她的双腿之间飘荡而出,勾人魂魄。那浑圆的臀丘和深深的股沟美丽无比,细长的美腿和那顽皮的偷偷穿过内裤的黑色的阴毛令人产生无限的遐想,她看着我,微微的款款的摆动着身躯,娇尼的扭动着圆滚滚的玉璧,那双线条优美的白嫩的腿并在一起挪动着似要遮盖其中的大好春光,她那白色的小内裤上渐渐的湿了起来,黑色纠结的草丛清楚的印在半透明的白色小内裤中,她那美丽的花瓣随着呼吸一张一合,而那神圣的殿堂中则不时的流出甜美的花露,那内裤也更加湿了,阴唇红肿突出,但更加迷人了。
  她要我帮她脱掉最后一件,我当然毫不犹豫。我把她的双腿张开,把那穿着小内裤的屁股用力的往我头上压来,我用牙咬住那充满体香的小色内裤慢慢褪下,这时,清楚的看到那秀美绝伦的神秘处尽是光滑的似婴儿一般,而那薄薄的粉红唇更在两片绯红的大唇中,渗出点点经营的液体,而阴毛黑绒细密,整齐发亮,更加绝妙的要数那颗微微涨红的红豆了。
  ..
  我抱着她,轻轻的抚摸着她的玉体,轻轻的吻着她的秀发合长颈,轻轻的咬着她的精巧的耳垂。慢慢的双手握住了她的双峰,手指灵活的玩弄着乳尖,很快它们就变硬了,我双手又下移,插入两条白嫩诱人的大腿间,轻轻用力掰开双腿,肆无忌惮的在那迷人的肉缝花瓣上下滑动。我将中指放在她的肉缝中,然后稍微往上滑动到阴户上方,又由阴户上方沿着阴唇往下滑了几次,以便阴毛以及阴唇能够确实分开,然后伸出两个手指放在两片阴唇中沾一点淫水向上下左右移动以湿润她的阴蒂,再伸下去左右滑动她的阴唇,一会儿她的阴唇已经硬涨,深深地肉缝中已经是淫水泛滥了,摸在我的手上是如此的温温烫烫,湿湿黏黏的。

援交|援交妹